画家对于景物的真实描绘并不十分在意,似乎更关注于画面本身的表现力,关注那色彩、块面、线条的组构秩序。他的画简约、轮廓鲜明,富有装饰性,这些形状似乎是从微观世界的幻想中浮现出来的。